今天,我来写写医院的是是非非……

发表于2019-10-07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107次

  很多人写过发生于医院的是是非非。

  并由此得出:医院是检验人性的地方。

  渣不渣,混不混,是人是鬼,且看TA在医院的表现。立见分晓。

  但,这种“所见即所得”,靠谱吗?

  我们在特定场合,观察到的某些行为,能准确、一致地反映人格特质吗?

  我们或许目睹了一个丑陋的场景,但这是人的全貌吗?

  我想讲几个片段。

  1

  上班期间,我接到亲戚电话:“你妈身子在抖,一直出冷汗,叫不醒……”

  “快叫120。我马上赶回来。有消息随时通知。”我说。

  回家这一路,20多分钟,手机不曾响起。

  到家一看:2名急救人员站在楼外,2人立于房门口。

  “你妈缓过来了。她不想去医院。不去了吧?”亲戚们说。

  我很慌,求助地看向120:“您们给点专业建议吧。”

  “我们只负责送。去不去,你们自己决定。”

  说完,120往后撤了两步。大半个身子掩在门外。

  只看这些,是不是感到冷漠?

  2

  “送急救。”我决定。

  我家楼道很窄。推车、轮椅都进不来。怎么把妈妈抬出去?

  120小哥拍拍我的肩,示意空出位置。

  他往前一站,迎着我妈的脸,半蹲身子,双手环住她的腰。

  然后,唤来一女同事,把我妈的两只胳膊,妥帖地架在自己脖子上。

  架起要走时,女同事轻说“等一下”。

  她迅速整了整我妈的后衣襟,遮住白白的侧腰。“好了,走吧。”

  这一举动,是否温暖到你?

  3

  我们很快抵达医院。

  通往护士台的路上,摊着一张简易病床。

  一位老大爷叉着腰,一只脚踩住病床,骂街:“**你*,医院都是骗钱!”

  “你挡着路,别的病人怎么办?”保安、患者家属轮番劝说,请其挪个位置。

  “你们干嘛!**,谁敢动我!”老大爷双手摊开、紧紧霸住护士站。

  见此言行,你会不会皱眉,斥其挡住生命道?

  4

  我听了两句,拼凑出原委:

  老大爷送妻子来院急救。彼时,医院没有空床安置新病人。

  老大爷以500元做押金,向急救120,借张收缩床,让妻子暂歇。

  其妻情况稳定,能回家了。老大爷想退掉床,拿回押金。

  护士说:“谁给你床,你找谁退钱。”

  120回复:“明天约个时间,医院见,退你押金。”

  老大爷情绪失控:“家里就我和老太婆两个人。我要是来医院,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所谓爱,是不是负天下人、独独不负你?

  5

  陪妈妈住院期间,我常遇到一位癌友奶奶。

  我只在她入院、出院时,见到其家属。

  每逢她的化疗日,病房各人会盯着她的输液瓶,及时叫护士换水。

  打热水时,帮她捎一壶。

  打饭,帮她涮碗、盛装、盖好、保温。

  谁家熬汤,专门给她留一碗。

  众人越热心,是不是越显出她的孤凄?

  6

  后来,妈妈告诉我,癌友奶奶家在外省。老伴过世多年。

  她买过新农合。但有些自费药无法报销。

  她的房子已换做药费。余款所剩无几。

  如今,她和儿子、媳妇、外孙,一起住。

  “儿子媳妇对我很好,花钱治病、买营养品从不犹豫。每个月的收入,一大半都给我看病。外孙买个玩具都不行……”一天闲聊时,癌友奶奶说。

  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力,是不是孝?

  7

  妈妈的新病友,30岁。

  前期评估显示:肺癌,晚期。

  她日常做4件事:

  1.哭,哀叹命运不公。

  2.骂婆家,不该逼着自己怀孕、生孩子,搞垮自己的身体。

  3.骂丈夫,“你干嘛去?我生病了,都留不住你?”“你是笨死的,把(就诊)卡给你妈,干嘛?”

  4.责怪医院,“我打个孩子,就收了我6万!还把我和要死的人放在一起,每天就吊盐水,也没给我治癌症。”

  将痛苦归因于TA人,以恶心揣测周遭,是不是负能量爆棚?

  8

  入院第三天,病理结果还没出,亲属提出:出院,回老家治疗。

  患者本人不同意。

  “县医院能治好癌?我不要!我就想在大医院治。”她一次次否决家属的提议。

  这天下午3点,家属为其办完出院手续。

  置病人意愿于不顾,算不算心狠?

  患者谤人、欺人、辱人、轻人、贱人,是否也源于长期被轻视,求而不得?

  9

  再来说说我自己。

  那天降温。

  亲阿姨叮嘱妈妈:接孩子放学、到家,就给你擦身。你血压高,千万别自己洗澡。

  “你妈嘴上答应。我回来,发现她瘫坐在浴室,一头的肥皂泡呀。”亲阿姨懊恼地说。

  能否说其“不听劝”、“对自己不负责”?

  10

  很早以前,主诊医生就提醒过,因为抗癌药副反应和转移灶压迫,我妈很可能出现恶性高血压。

  10月初,妈妈血压开始异常。

  我“督促”她,每天要量血压,按时吃降压药——但,仅停留在“动动嘴皮子”。

  我以为她仍如发病之初,能照顾好自己。

  妈妈的几次复诊、复查,变成亲属陪同。

  作为一个癌症家属,一个能像复读机一样背诵妈妈主要病程的子女,在抗战后半程,我泄劲儿了。

  我算不算失职?

  但,我是真累,记不住那么多。

  11

  医院是社会百态的浓缩、挤压。各色人等,千姿百态。

  但通过一个场景、一种行为,来评判一个人,结论可能是偏颇的。

  人,高度复杂。

  我们不曾参与别人的过去,无法感同身受TA所背负的。

  虽然行为能体现教养、习性、习惯、品格等,但它受制于大脑多种激素作用。

  “我明明告诉自己要冷静、耐心,对我妈好点。可总会在某些时刻,管不住脑子里的野兽。比如,大姨妈来前……”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