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把公安局和人民政府告了!

发表于2019-09-22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100次

  “告官医生”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老年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江凤林,最近收到了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将于11月1日上午9时30分进行庭前谈话,按照司法程序下一步将进入案件二审。

  因不满对医闹伤医的“轻判”,江凤林医生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和长沙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2018年7月,江凤林一审败诉,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中国伤医事件高发,像江凤林医生这样较真的人却很少,因此江凤林医生“告官”事件受到广泛关注。现在案件即将迎来二审,江凤林究竟能否得到期待已久的公平、公正?

  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江凤林表示,“告官”的意义大于结果,如果二审败诉将向“最高法”申请再审。

  大学领导把医生打了

  外表儒雅、语气和蔼,写得一手好文章,从医25年来,江凤林虽然遭遇过患者的恶语相向,却从未与患者起过肢体冲突。但2017年4月23日上午,一起发生在他身上的伤医事件打破了江凤林原本平静的职业和生活。

  当日上午,刘某白(湖南大学副处级干部)与其父亲陪同母亲就诊,因其母病情比较严重,江凤林建议其挂急诊就诊,刘某白及其家属接受了建议并退号转挂急诊。

  但半小时后,刘某白及其父亲又返回江凤林所在诊室,称其母病情严重需住院,急诊科没有权限办理住院手续,要求江医生立即为其母办理住院手续。

  江凤林向其解释,医院不存在急诊没有权限办理住院手续的规定,既然已经挂了急诊的号,这个问题应在急诊解决。

  但按照医院诊疗流程标准操作的江凤林换来的却是刘某白及其父亲的辱骂、大闹诊室及殴打。医院后来出具的情况中表示,江凤林的门诊被迫停诊,30多个号源无法开放,部分已挂号患者无法就诊被迫退号。

  4月23日下午,长沙市岳麓分局对江凤林的伤情做出了轻微伤的鉴定结果。

  而针对患者所言的“急诊科没有权限办理住院手续”的说法,事后医院出具的情况说明中表示:急诊科一直有权限为需要住院的患者办理住院,急诊科医生没有告知患者及其家属急诊科没有权限办理住院手续,需要去门诊办理。

  医生把政府给告了

  被打之后,江凤林也想过“和平解决”,他告诉《医学界》:如果对方能够真诚道歉并认识错误,他会选择原谅。

  但事发不久,江凤林与对方家属的和解对话最终在对方撂下的一句“我找人”后不欢而散,这让江凤林愤怒不已。

  江凤林不仅没有等来施暴者的真诚道歉,公安部门的处罚结果也让他无法接受。

  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最初对此事作出罚款500元不予拘留的处罚决定,江凤林认为处罚太轻,遂向长沙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岳麓分局不仅没有增加处罚力度,反而降为罚款200元不予拘留。

  此举彻底激怒了江凤林,他再次依法向长沙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但长沙市人民政府在第二次复议结果中肯定并维持了岳麓分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

  两次行政复议、东奔西跑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这让江凤林非常失望和难过。于是,他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和长沙市人民政府告上了法庭。

图为江凤林医生微信截图

  总要有人付出代价

  一审中,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认为,刘某白的行为属于扰乱单位秩序的违法行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当时刘某白存在殴打江凤林的行为,只能证实刘某白存在推搡、拉扯江凤林的行为。刘某白主动投案并如实陈述自己的违法事实,符合减轻或者不予处罚的情形,对其处以二百元罚款完全符合法律规定。

  是推搡还是殴打,是主动投案还是被迫投案?对于核心事实,江凤林并不认可岳麓分局的说法。

  “推搡能让眼镜飞出去?能在脸上造成伤痕?”江凤林对《医学界》说,“我的一位患者蔡某目睹了全过程,作为唯一目击证人,在警方的问询中只是表示‘至于是如何殴打江医生的,我看得不太清楚’,警方不知为何还能作出无殴打行为的认定,而且获得法院的认同。”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