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举报上司性骚扰,结果悲催了……

发表于2019-09-19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56次

  2018年正走向尾声的时候,Medscape的2018年医生执业伦理调查报告也出来了——

  这份报告中涉及了很多全世界医生共通的遭遇:目睹了医疗事故怎么办,该不该开安慰剂,要不要防御性的开检查……

  对这些问题,美国同行给出了他们的答案,我们的医生怎么看呢?

  1、你会举报在职场性骚扰或者欺凌另一名临床工作者的医生吗?

  78%的医生选择了会,4%选择了不会,还有18%选择了看情况。

  根据Medscape的另一项调研,至少10%的医生在过去三年中遭遇过职场性骚扰。

  立场鲜明支持举报的医生很多,但举报的结果未必尽如人意,一名内科医生留言说:“我举报了我的上司,结果这么多年来我为此遭受的影响比他所遭受的惩罚大得多。”

  2、对于生活习惯不健康或者不遵医嘱的患者,是否应该让他们交更多的医保?

  57%的医生选择了应该,23%反对,19%认为要看情况而定。

  在这个议题上,医生大部分倾向于支持评估患者的行为习惯,在Medscape 2014年同样的一道问卷中,有69%的医生认为这样的人应该多交医保。

  这次,在留言中,一位肿瘤科医生这样说:“应该。这种人给他们自己和社会制造麻烦,但是却耗费了更高比例的医疗资源。”

  也有医生认为应该视患者有没有受到过警告和教育而定。

  3、你是否有过怀疑患者遭受了家暴却没有举报或者没有进一步调查?

  88%的医生回答了没有,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医生在怀疑患者被家暴的情况下会举报。

  但也不是所有的举报都能解决问题。

  一名内科医生留言说:“我举报过好几次家暴,有一些没成功,患者和家属反过来一起对我发飙。不过我觉得我做得对。再说,要说清为啥要举报这个案例比说清为啥不举报要容易多了。”

  一名儿科医生留言说:“在我们儿科,我可能不会首先选择举报,因为我要考虑到患者的安全,所以我可能会先给患者提供咨询服务,或者给家属提供干预。如果我们去举报,家属会很火大然后把病人弄走。在这种情况下我非常担心患儿或者被家暴的女人会受到更大的侵害。”

  另一名儿科医生则留言表示:“我曾经接收过一个被家暴的患儿,但我没有举报。这孩子第二次被送来,伤重得几乎要送命。这个血的教训让我对举报案例敏感了很多。”

  4、你能接受隐瞒医疗错误的行为吗?尤其是这种行为会损害患者……

  85%的医生斩钉截铁的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4%认为隐瞒错误是可以的,11%认为要看情况。

  在2010年的调查中,面对同样的问题,当时94.9%的医生斩钉截铁的认为不可接受。

  留言中,一位普外科医生的话让人陷入沉思,他是这样说的:“我有一次在实施椎间盘切除术时,不小心切断了患者的L5神经。我老老实实的写到手术报告里,而且主动告诉了患者。隔了几周之后我帮一名医生做助手,他犯了同样的错误,但是他表现得好像无事发生。我运气不错,那个患者跟我说‘我才不在乎这事,反正不疼了就行。’”

  5、你会不会给不需要治疗但又要求你给开药的患者开安慰剂?

  42%的医生表示会,39%表示不会开,19%表示看情况。

  一名内科医生留言说:“我过去在私人诊所执业的时候,有给患者开过安慰剂,而且我那时觉得开安慰剂是对的。但我现在执业的机构禁止这样做。”

  一名家庭医生留言说:“患者教育才是关键,患教能解决潜在的问题。我认为开安慰剂不对。”

  一名矫形医生留言说:“安慰剂疗法应该被接受,因为那么多研究都证明安慰剂在药物管理中能发挥30%-35%的作用。”

  6、你会因为害怕出医疗差错而做医学上没有根据的操作(主要是开检查)吗?

  今年回答“会”的医生占比是历年最低,仅11%。

  一名消化科医生留言说:“我会。有时候你直觉上认为漏过了什么,如果不做检查的话,可能之后会变成麻烦事。”

  一名急诊科医生留言说:“原则上我不会做没有根据的事情,但是患者如果很想做,比如X光检查,就算我认为结果是阴性的,我也会让他去做。或者如果我感觉不开检查会有风险,那我也会开。”

  一名家庭医生留言说:“医学上没根据的治疗本来就是医疗差错。”

  7、如果给患者操作的医生能力不达标,你会告诉患者吗?

  55%的医生直截了当的表示会告诉患者,11%表示不会,还有34%表示要看情况。

  一名家庭医生留言说:“我会。如果我手里有证据支持,我不仅要告诉患者这个医生不行,还要劝他换一个医生或者换一家医院看病。”

  一名麻醉医生留言说:“理论上来说,不可能,而且如果这样做,我自己的饭碗就危险了。”

  8、医生应该接受随机的滥用酒精和吸毒的检查吗?

  39%的医生认为该,42%表示拒绝,19%在摇摆。

  其中,内分泌科医生认为应该的占比最高,达到了52%,其次是麻醉科医生,50%认为应该检查。认为该检查的占比最少的是神经外科,只占16%。

  一名神经内科医生表态道:“绝对应该!拜托,拜托,拜托,为了我们大家好,请一定要这样做!就像飞行员也要接受这种检查一样。”

  一名心内科医生留言:“如果一个医生过去有滥用史,我觉得应该,而且原因很明显了。”

  一名内科医生留言:“如果某个医生让人有理由感到疑虑,那就应该!”

  一名ICU医生留言:“非法药物,应该查;影响执业能力,应该查。但如果是合法的,而且在他个人的休闲时间,那不应该。”

  9、如果你偶然发现医生朋友或同事因为吸毒、滥饮或者生病而影响执业能力,你会举报他吗?

  尽管2018年比例出现了一定的下降,但大多数医生(74%)还是坚定的选择了“会举报”。

  一名家庭医生留言说:“我当然会举报,如果我不举报那我就是犯罪。”

  一名急诊科医生说:“我会先和对方谈谈,如果不改,我就举报。”

  另一名家庭医生则表示:“是朋友的话,我会和他谈谈,但我永远不会举报朋友。”

  10、你会因为医保不报销而不给患者提供某种可能效果更好的治疗方案吗?

  69%的医生选择了“是,我不会提供”。

  一名儿科医生留言说:“医保每天都在独裁患者的处方选择权。”

  一名神经内科医生说:“我一般会给患者解释清楚风险、好处和花费,告诉他们要花多少钱,让他们自己决定治不治。”

  11、如果你知道一位患者的健康状态(比如,有感染性疾病)可能伤害其他人,因此而破坏医患保密协议,你觉得可接受吗?

  令人惊讶的是,59%的医生斩钉截铁的认为,这样的情况下,破坏医患保密协议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只有14%的医生认为不可接受。

  一名儿科医生表示:“比如,你明知道有些人感染了HIV或者梅毒但没告诉配偶,在这种情况下,破坏医患之间的保密协议,是可以接受的。”

  一名家庭医生说:“难道上报给卫生部门就不算破坏保密协议了吗?你还不是在这样做。”

  12、你能做到即使收费为药企演讲或者吃医药代表提供的午餐但依然不受影响的开处方吗?

  今年,67%的医生选择了“能”。

  一名麻醉医生留言说:“如果我收费讲课,很可能会被影响开药的倾向。但只是偶尔蹭一两顿饭倒是没问题。”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