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派出所长到医患纠纷调解员,一位民警眼中的医患关系

发表于2019-08-08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57次

  做过刑警、派出所长,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内保大队59岁老警察秦健在公安机关工作已长达40年。12年前退居二线后他本可以选一个“清闲”岗位,但却临危受命,冲上了医疗纠纷调解的第一线。

  12年间,秦健累计调处的医患纠纷多达千余起,没有一起受到当事人投诉,也没有一起当事人接受调节后再反悔。而秦健也从一个医疗门外汉成为了半个全科医生,“如果听不懂医学术语,就很难与双方沟通,不掌握基础的医疗规范,就看不透矛盾症结,跟医疗打交道这么多年,基本的医疗常识,我都能讲几句。”

  在如东县,全县有13家公立医院,40家民营医院,103家个体诊所,开通调解渠道以来,平均每年到法院起诉的医疗纠纷案件不超过三起。秦健说:“我们调解中心在南通市,包括在整个江苏省,都属于工作做的比较好的。”

  秦健的医疗纠纷调解工作成绩即使放在全国范围内,也可以算是较为突出的了。今年9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郭燕红副局长在就《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正式实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医疗纠纷人民调解成为主要纠纷化解渠道,每年超过60%的医疗纠纷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化解,调解成功率达到85%以上。

  如果仅仅从中进行调解,只能化解已经发生的医疗纠纷,对于预防纠纷发生并无济于事。所以从事医疗纠纷调解之余,秦健也积极在全县各医疗机构进行培训,把他从医疗纠纷调解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和心得体会分享出来,帮助医院改进流程、提升服务,防止纠纷发生。

  而如东县的医疗纠纷每年也都在呈下降趋势,今年是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截止到11月13日,秦健2018年处理的医疗纠纷才37起,而从8月3日以来,三个多月中全县没发生一起医疗纠纷,这在秦健从事这项工作12年来前所未有。“我们在开心之余,也做了总结,认为这与我们的培训和检查督促有关,但还不能掉以轻心。”

  做了12年医疗纠纷调解工作,整天面对哭天喊地的患者家属,秦健坦承有时候也很烦,但能够帮助患者和医院解决一些问题,也让他觉得自己做的工作很有意义,也很有成就感,自己也过的很充实。

  但这项工作确实很难做,这么多来年,秦健所在的医调中心始终只有三个人,其间也有人来实习,但坚持不了几个月就会离开。明年就到了秦健的退休年龄了,但医调中心让他退休后无论如何再做几年。“我说好的呀,能做几年我就做几年吧,有人能接手了我再走。”

  沟通是解决医患纠纷的桥梁

  丰富的基层工作经历,让秦健对医患纠纷有着深刻的理解。“由于掌握信息和专业知识的不对称,患者往往处于劣势。如果沟通到位了,很多事情患者都能理解。”

  秦健表示,在县人民医院有位重症监护室主任,从来没有发生过纠纷,就是因为事前、事中、事后的沟通交流很到位,最后即使病人离世,病人家属也能够理解、接受,还都很感谢他。

  除此之外,病历书写不规范、医院管理不到位、规章制度落实不到位,医护人员操作不规范,都容易引起医患纠纷。

  而出现医患纠纷之后,医院的处理态度如果不正确,也容易激化矛盾。

  今年7月,一名孕妇在如东一家医院诞下一名男婴,可孩子在洗澡时竟被院方弄混,幸亏家属发现及时,事件未造成严重后果,但是医院对此失误却轻描淡写,表现漠然,激怒了当事人一家。

  秦健了解情况后,即刻对医院进行了严肃教育,要求院方立即查补漏洞,诚恳向涉事一方道歉,最终平息了纠纷。

  “很多时候,患者争的就是一口气,气理顺了,矛盾也就化解了。”40年的警察生涯,使秦健对民风民俗、群众心理有了透彻了解,积累起的百姓信任,他也懂得珍惜,这也成为他化解医患纠纷独一无二的优势。

  实事求是,坚决打击职业医闹

  秦健刚担任医调中心副主任时,正值全国恶性医患冲突最多发的时候,职业医闹成为秦健上任后首先打击的目标。

  “最开始接手工作,我每次去调解纠纷,代表家属出头的总是那几个人,都是混混。我以前做过好几个治安复杂地区的派出所所所长,也干过刑侦工作,街上的混混我都脸熟。我就找他们一个一个地谈,把法律法规摆出来。那几个混混知道我这个人对违法行为绝不纵容退让,也不怕得罪人,从那以后我们县的职业医闹就渐渐少了起来,现在基本没有了。”

  介入医疗纠纷的调解后,秦健会先了解情况,然后请专家委员会进行责任评估。“如果医疗机构没有过错,我们就和患者家属好好解释,很多人都能讲通,但也有少数不讲理的。”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