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治疗师“被抢空”背后:医院里的新职业,路在何方?

发表于2019-06-05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87次

  今年1月,广东首批16位呼吸治疗专业学生被“被各大医院抢空”引起了媒体关注。

  但对罗祖金来说,这个专业并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光鲜。从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呼吸治疗专业”毕业已近15年,他只有一半时间在做呼吸治疗师,7年多前就转行做了医生。

  作为国内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呼吸治疗专业本科毕业生,工作的价值无疑,困惑也同样多。在很长时间内,罗祖金虽然在专业领域里不断精进,但常常感觉前途迷茫,“内心极度矛盾。”他说。

  “没有路走了”

  罗祖金在华西临床医学院的同班同学共有11人,2004年,从4年制呼吸治疗专业毕业后,作为全国仅有的具有本科学历的呼吸治疗人才,11人都成为了三甲医院的香饽饽。

  华西临床医学院很早就已经看到了国内危重症医学的发展,亟需专业的呼吸治疗人才,遂按照美国呼吸治疗教学模式,在1997年经原卫生部批准开办“呼吸治疗”专业。

  而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大型综合医院需要呼吸治疗的病人多达25%,呼吸治疗师填补了ICU里的一个重要的人力空白。

  罗祖金和同班同学李洁顺利被分配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下称朝阳医院)呼吸重症监护室,成为了一名呼吸治疗师。

  朝阳医院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是全国领先的优势学科,时任院长正是我国呼吸病学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院士。院长重视,学科发展快,2005年朝阳医院又从华西临床医学院招来了2名该专业毕业生,夏金根和姚秀丽。

  医院平台广阔,罗祖金当时也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信心,他感觉自己的工作有挑战,也有成就感。

  但是仅仅半年,问题就来了。

  罗祖金发现身边的人都在考执照、评职称,才发现呼吸治疗师作为一个新职业,并没有执业资格考试,也没有职称考评体系。

  当年选择呼吸治疗专业,罗祖金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读书期间,我的精力都在学业上,对于这个专业、职业的未来发展,可以说是零考虑。”

  没有职称考评体系,就不能晋升。刚工作时,罗祖金的薪酬和同年资的医生并没有多少差别,几年后,差距就出现了。“在我们医院还不是很显著,可能会差一两千元。”罗祖金坦言。

  最主要的困惑还是在专业认同上。呼吸治疗师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职业身份没有定位,职业价值就缺少认同。同年资的医生都考了主治,有的甚至已经往副主任医师晋升,而自己在科室里始终处于“未定级”位置上,“啥都不是,就算个技术员”,这种想法长时间困扰着罗祖金。

  前路迷茫,工作的动力不断消耗,罗祖金慢慢觉得“没有路可走了”。而他的梦想一直是当医生,内心冲突不断加剧,2011年在职拿到硕士学位后,2012年转型考取了执业医师资格证,现在成为了朝阳医院西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一名主治医生。

  罗祖金的选择不是个例,他的10位同学近一半已经转行。“包括我,现在有5人做了医生,还有5人继续在做呼吸治疗师。我的同学兼当年的同事李洁,则选择出国深造。”迟他一年到朝阳医院的夏金根后来去了中日医院继续做呼吸治疗师,姚秀丽则去了医疗器械公司工作。

  人才、人才

  即使转行做了医生,罗祖金对“呼吸治疗师”工作本身,仍然有很高的认同。

  “医疗分工越来越细,这是趋势,ICU里的各项脏器支持技术,尤其是呼吸治疗技术,任务繁重,要求精细。医生和护士难以全面承担,也不易做到深入细致。”罗祖金说,在美国医院的ICU里,都有一个各司其职的团队,医生是团队主导,下面有护士、呼吸治疗师、营养师、药剂师等多种技术人员。

  目前,国内多家三甲医院的呼吸病学和危重症医学专科(PCCM)发展迅速,都需要专业的呼吸治疗人才。多位接受“医学界”采访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都表示,呼吸治疗人才队伍建设不起来,对PCCM的发展,影响很大。

  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下称中山医院)为例,该院的呼吸衰竭是传统优势亚专科,为了加强呼吸衰竭病人的管理,多年来一直在招聘呼吸治疗师,即使2015年建立了呼吸治疗小组,但专职呼吸治疗师还是只有1人。

  而在朝阳医院,虽然2004、2005年2年内招聘了包括罗祖金在内的4名呼吸治疗师,但是到2011年罗祖金离职,4人的队伍有减无增。

  人才缺口一直存在,但呼吸治疗师却在不断流失。华西临床医学院呼吸治疗专业每年的毕业生在15人左右,但2014年的调查显示,毕业后还在继续从事呼吸治疗工作的仅有50%。

  国内呼吸治疗师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