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美国后我才知道中美医疗差别有多大

发表于2019-04-15 分类:188bet官网 浏览次数:189次

  2018年已经过去,遗憾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恶性医闹仍屡见不鲜,伤医事情仍时有发生。医护人员还是要一次次经历愤怒呐喊和彷徨无奈,然后吞下委屈露出微笑,继续守护健康守卫生命,一边殚精竭虑,一边提心吊胆,期盼着明天会更加美好。

  作为在临床一线战斗多年的外科医生,我曾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往往医生觉得委屈,患者却仍不满意?为什么医生的工作强度已经如此之大,却仍不得不把大量精力用在临床工作以外的事情上?

  一直听说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医生收入如何如何,地位如何如何,可是明明中国大陆的医生比他们工作量大多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巨大的差距?是我们经济落后吗?显然不是。我国的GDP水平早已居于世界前列。是国人“素质”差?也不是。大学教育在我国已越来越普及,医闹者也不乏高学历高收入以及党员干部。那么是医生不会看病,或者不会交流?更不是。除了莆田系,大部分医生都是学霸是精英,而且很多被砍伤刺死的医生,根本不认识行凶者是谁。

  直到我真正见识过美国医生的工作状态,了解到美国医疗市场的运行模式,才逐渐明白了其中的差别。

  我觉得其中最大的差别,在于保险公司的作用。在美国,无论医生还是患者,相关保险是强制购买的。买不起医保的低收入者也会有政府补贴或私人救济。如此一来,患者看病虽然花费不菲,但大部分是由保险承担。而医生也会花费大量金钱用在保险上,这样一旦出现问题,他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如果有纠纷而协商不成,医患双方的保险公司会在一起谈,不像国内,十几个家属冲到医生面前要说法。如果有朝一日,在我们国家,发生了医患纠纷,也是保险公司首当其冲,我想医生的安全感会高得多,患者的维权也会容易很多。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两辆保险齐全的车不小心撞了一下,有几个车主会骂爹骂娘大打出手?

  另一个差别,对医生的保护。之所以说美国医生地位高,原因之一是,从道德到法律,都不容许伤医事件发生。其实哪还能“伤”,如果你胆敢对医生吵闹或者威胁,马上会有全副武装的警察把你带走(拒捕更严重),医院也有权从此之后不让你进门(有相应程序)。所以,有问题可以起诉,走法律程序(有很多懂医疗的律师)。流氓行径行不通。从另一个角度再想一下,如果大闹一场并不能影响责任判定和赔偿金额,甚至还会带来大麻烦,谁不愿意走大道呢?

  对于医生的保护,还体现在工作时间上。美国法律有明文规定,住院医师一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0小时,不可连续工作30小时,值班之后必须休息至少10小时。而在国内,以我做外科医生的亲身体会来说,值班都是24小时负责制,第二天继续干活,哪里有下班休息的时候?连续超过30个小时自然是习以为常。即使能下班了,也要想着,我要是走了我的病人怎么样,有没有谁可能发生危险,会不会领导知道我走得早了不高兴?这里面除了工作量的问题,还有价值观和习惯的差别,就不多说了。

  第三个差别是,美国的医生不像中国医生一样,承担了如此多的工作。“全能”无疑是个褒义词,但国内医生太过“全能”,像调侃的那样,哪天不做医生了,还可以去干作家(要写书写文章)、演说家(要善谈)、图像处理(做图P图)、律师(要懂法)、会计师(要会算费用)等职业。这当然只是自嘲,但确实医生需要考虑和处理的事情太多,无法只专注于业务。这是被逼的,是一种无奈。

  我读研的时候,在病房里最不愿意干的活,是每天早上拿着欠费单找病人家属催款。业外人士很难想象吧?这样的事情,也需要医务人员去干。这要是在美国,不存在的,你压根不知道多少钱,看完病回家才收到账单,当然也是由保险公司出钱。该自己付的部分,老老实实在截止日期之前付清,否则纳入诚信记录,以后想干什么都受影响。比如租房子、买房子,都需要调查信用情况。信用差的,要么租不到买不到,要么多花很多钱,得不偿失。

  写到这里插一笔,分享我在国内行医生涯中的两件真实事情。

  第一件是我才工作没多久,有个我主管的病人欠费,在即将办理出院手续的当天早上偷偷跑了。最憋屈的地方在于那天还正好是我值班,我早起查房看到他床位空着,也没想到他已经跑掉了,毕竟我自问对他的治疗十分上心,他们一家人也很客气。打过N遍电话,他老婆接起来一次,说了句“对不起”就挂断了。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